调味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味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海书展作家数字态度之七宗最

发布时间:2020-02-10 20:35:39 阅读: 来源:调味酱厂家

当数字化浪潮汹涌袭来,作家们是当弄潮儿、旁观者,还是泼冷水抑或倒戈相向?没有人能完全幸免,当所有的书都能在网上买到,当一整本书的文字在网络上随处可见,当微博左右人的小脑,作家们又怎能逃脱?数字出版给他们带来了什么?周国平说“我没有拿到过一分钱!”电子书给他们带来了什么?骆以军说“电子产品捆住了我们的手脚!”张国立说“都没时间写东西啦!”都在泼冷水?当然不是。辩证法告诉我们,反对中必有支持,拒绝中也一定有迎合。《IT时报》为你悉数作家们的数字态度七宗“最”。

一个胸膛里跳动着许多颗心

和作家周国平一起签售新书《花非花——周国平对话王小慧》,读者排成长龙,王小慧整整忙了2个小时。在书展新闻中心休息室里的白色沙发上,《IT时报》记者好不容易逮到她,有了面对面聊天的机会。她曾经形容自己“一个胸膛里跳动着许多颗心”,周国平则称她“仿佛有九条命似的”。拍照片、拍电影、做雕塑、新媒体、写作——永远在路上的王小慧,在微博时代依然很潮很时尚。

王小慧PROFILE

著名旅德华人艺术家。出版过40多部个人摄影集和书籍,影响最广泛的是在中国出版的自传《我的视觉日记——旅德生活十五年》。

关于微博

粉丝数又多了3000,特高兴!

原来王小慧每期必看《IT时报》,上期蒋方舟关于微博的反思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采访中间,王小慧不忘提醒助手,把现场签售的花絮发到微博上去,助手把照片给她看,她说多拿几张给我看,我才有感觉,才有话写呀!对她来说,微博是一种创作,更是一种提醒。

IT时报:您怎么看待微博?关心自己微博的粉丝数量吗?

王小慧:我现在尽量不让自己上瘾,不要变成微博控。我房间的网络不好,经常连接不上,我常常夜里很晚拿着iPad,还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到办公室去。那边信号好,但是没空调,纠结半天,还是去吧,要看一眼自己的微博才放心,要是今天的粉丝数又增加了3000个,特高兴!躲在办公室里,出了一身汗。

IT时报:是因为自己的好奇心重吗?

王小慧:对的。事实上微博也能让大家了解我的近况。比如前两天我让助手发了条这次书展的信息,一下子就被转发了4000多次,还有读者特地从南京赶来,背包里背了好多本我的书要我签名。但我的确也在反省,网络上的很多东西只能被称为信息,甚至很多是垃圾信息,如果不把这些垃圾及时从脑子里清除出去,就装不下其他真正好的东西了。

IT时报:一切都更新得太快了?

王小慧:时代快速变化,我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爸爸一直跟我念叨的“看十遍不如读一遍,读十遍不如抄一遍,抄一遍不如背一遍”。但我也很苦恼,常常连看一遍的时间都没有,有时候看到感兴趣的东西,就先复印扫描下来再说,想着等有空了再好好看,可到后来连复印的纸头都找不到了。我也很想慢下来,但自己就像《小木克奇遇记》里的小木克,穿上“魔鞋”,永远在奔跑,再也停不下来。

关于摄影

宁可不吃肉也要拍照片

摄影是王小慧的生命。她端起相机和这个世界,和自己对话。20年前的那场车祸中,受到重创倒卧病床的她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相机,拍下自己伤痕累累的脸。如今的她,依然在摄影世界不断地探索,最新的“纳米摄影展”上,那些鸡蛋壳、头发丝被无限地放大,在镜头下呈现出山峦叠嶂,丛林交错的神奇景象。

IT时报:这么多年下来,您对摄影还有新的热情和追求吗?

王小慧:我13岁开始端起相机,摄影算是自学成才。那时候着迷到可以整夜冲洗照片不睡觉,买不起胶卷,就买相纸裁下来的边角料。我想我对摄影是永远不会有厌倦的那一天。我的作品其实每一个阶段都有不同的拍摄对象,但我始终坚持的一点是,不管拍什么阶层的人物,年轻漂亮也好,落魄丑陋也好,哪怕是拍一个乞丐,最基本的前提是你首先要尊重他的人格。《从眼睛到眼睛》那本书里,拍摄对象一开始也是很抗拒的,后来我不停地跟她们聊天,最后拍摄时我们离得特别近,全都是在1米之内,拍人物一定要有交流,要征得对方同意,我不欣赏偷拍,就像在挖掘别人的隐私。

IT时报:现在摄影器材和技巧发展这么快,对创作者的要求还这么重要吗?

王小慧:无论什么时候,技巧都是排在最后一个的,创作者的激情永远是第一位的。刚出国那年,我的奖学金只有700多马克,却依然是最舍得买胶卷、最舍得拍照片的一个,买胶卷、冲洗、装帧都要花钱,同事常常笑话我,说你摁一下,27芬尼(德国货币单位)就没有啦!我记得出国前,好朋友冯骥才特别关照我,说你出去了有两样东西千万别节约,一是邮票、二是胶卷,我至今感谢他。邮票就是寄信,我一封接一封地写,亲情和友情的交流,带来的回报不是钱能换来的,胶卷更是从不节约,才会有我的今天。

IT时报:摄影花钱这么大方,别的方面是不是特别节约?

王小慧:其他同学都是买冰箱洗衣机这些大件,但我从来都是拿钱去看电影。那时看一场电影要10马克(相当于50块钱人民币),我记得当时国内工资才49块钱一个月。不过我从来不去超市,因为去超市要坐班车,来回就要大半天,人家说去买点好吃的、好穿的来改善生活,但我说宁可不吃肉,情愿买一束花插在花瓶里。古人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吃饱饭对我来说真的没那么重要,精神食粮最重要,很多人说你现在衣食无忧,我说就算我现在衣食有忧,也不会以吃肉为满足。

关于网友

我很在意他们喜不喜欢我

王小慧的《视觉日记》再版了30多次,成为很多年轻人的枕边书。她永远都保持一颗好奇的心,助手说王老师玩心很重,如果这个东西已经玩过了,就不会再做第二遍,她就像个小孩,觉得泡的茶太苦了,还会问他们讨糖吃。对于喜欢她的读者和网友,她从来都放在心上。

IT时报:写完书后您会关心是谁在读自己的书吗?会在网上和他们一起交流吗?

王小慧:我一直都很在意跟网友的互动交流。在选《花非花》这本书的封面时,我就把好几张备选照片都发到了微博上,让网友们来挑自己最喜欢哪一张,结果他们的点评都让我啼笑皆非,有的说我看周国平的眼神太崇拜了,不行;有人又说两个人的表情不够严肃,等等。最后选的那张,神情什么的都很好,但因为是在我家的阳台上,周国平穿着拖鞋,网友们强烈反对。最后在制作时只好把脚的部分给模糊掉了。我不喜欢象牙塔似的孤芳自赏,艺术就是要玩得开心,我的作品在全世界各地卖的价钱都一样,我对作品的要求是,家里的阿姨爱看,大学生爱看,评论家也爱看。

IT时报:很多年轻人都把《视觉日记》作为枕边书,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魅力?

王小慧:很多人都跟我说过,自己工作生活碰到不顺利就会把这本书翻出来看一看。我想是因为我的人生道路实现了年轻人的梦想,是他们理想中的人生。其实我也曾经历很多挫折和波折,现在最终找到了喜欢的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摆脱了束缚。前面签售时还有读者告诉我很多年前我做电视节目主持人时的情景,穿着丝绸上衣,把衣服拎起来给观众解释这是一个尖尖角的屋顶。正是这些我和大家共同的回忆构筑了书的内涵,让我拿出来跟他们一起分享。

IT时报:人生中经历的变数和苦难,年轻人该怎么来看待?

王小慧:我家住在20楼,家里的阳台上种了两盆很高的竹子,前一阵刮大风,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听起来屋顶都要掀翻掉的样子,我都怀疑它们要经受不住了,可是暴风雨过后,竹子却依然完好无损。其实人也是一样,有韧性才最重要。要从苦难中汲取力量,以此作为动力,重新出发。

最忙微博 周国平

浅阅读根本不算阅读

周国平一定是书展上最受读者欢迎的作家之一,尤其是受女读者欢迎。早上9点多,签售区域就已经挤得满满当当,周国平一出现,大家一拥而上,iPhone齐齐掏出来拍合影,周老师镜头感十足,知道自己侧脸45度拍出来效果最好。

周国平的腾讯微博有300多万粉丝,新浪微博也有100多万。不过他说自己会控制时间,一个礼拜上去发一条,叫助手帮忙整理跟帖,再挑一些回复,基本上一个小时内就能搞定。“美德的真正源泉是智慧,即一种开阔的人生觉悟。德行如果不是从智慧流出,而是单凭修养造就,便至少是盲目的,很可能还是功利的和伪善的。”微博上类似这样的人生哲思,有的就出自《周国平语录:人生50个关键词》一书,他跟读者调侃,“你们别买我的书啊,买了都不来看我的微博了!”

140个字的事情,看起来很轻松。周国平也借书展的机会,讲述自己的阅读态度。“我听不少人都在谈论浅阅读和深阅读,在我看来这根本没得讨论。浅阅读能算是阅读吗?不是你用眼睛看字就能算阅读的,手机上、微博上、网络上浏览八卦,那些都是信息,看过就算,只能接受信息的文字意义不大,所以我的微博都不大像微博。”旁边一位妈妈带着孩子来买书,听完周国平的话,立马抓到了孩子的掰头,“你听到了伐?周老师说了,一天到晚在电脑上看小说,这哪里是读书啊?”

“现在出版社很急,作家也急啊,没人买我们的书怎么办?他们急着要去占领数字市场,这没错,但关键要看你是用什么内容去占领,实际上跟数字化没关系,内容好的话用什么方式都可以。传统出版业应该好好利用媒介推动和支持传统出版,媒介毕竟只是媒介,网络时代,依然是内容为王。”周国平坚持,真正的阅读是指文本有文化内涵,能将读者带入传统文化氛围并进行思考。但他自己也觉得网络时代的好处,比如现在买书几乎不去书店,都是在网上搞定,又快又便宜,书的种类也很齐全,没理由拒绝。“将来书店当然还是会存在,但一定是小型的,适合精英的真正爱读书的人去的场所。”

代理记账机构

中山代理记账税务

出口退税

中山代理记账公司排名

注册公司注销

中山筹划税务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