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味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味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山东威海优果少价又低果农闹心果品莼菜科

发布时间:2020-11-04 09:51:04 阅读: 来源:调味酱厂家

山东威海:优果少价又低果农闹心果品

10月26日,文登市小观镇南七口村果农谭国玉看着红彤彤的大苹果挂满枝头,心里却高兴不起来。这么多苹果成熟待摘,仍没有商家前来收购,他有点坐不住了。

10月24日至27日,记者走访乳山市下初镇、文登市小观镇、经区桥头镇、泊于镇发现,直径80毫米的苹果去年每斤3.2元,今年是每斤2元。不少果农反映,去年贩子上门抢着收,到这个时候苹果早摘完了,今年贩子很少上门,不少苹果还挂在树上。

据了解,2011年,我市苹果栽培面积达到58万亩,总产90万吨,产值47亿元。仅苹果一项拉动全市农民户均收入1.2万元,人均收入3700元。而今年苹果产量差不多,但是部分果园苹果质量不如去年,受气候因素影响,一些水利条件较差的果园小果较多,有疤痕的果子不少。

与去年相比,今年苹果优果量少,价格也急转直下。国庆节前,80毫米红富士价格是2.7元,节后价格下滑,到目前价格一直在2元上下徘徊。

更让果农闹心的是,尽管果价跌了,收购商却没有像去年和前年那样蜂拥而至,不少冷库门前门可罗雀。记者调查采访时很少见到外地收购商,而本地果商也在观望。文登市小观镇南七口村果农谭国玉说,今年一个贩子也没来,往年这个时候来田间地头收苹果的贩子络绎不绝。

据了解,由于果商连续两年赔钱,今年来我市的外地果商很少,而我市去年收购苹果的果商九成以上赔钱。市水果商会10月6日曾经召开果商会议,一些果商连续两年赔钱后,纷纷表示不再抢苹果,要观望一下再出手。

面对堆积在果园里的苹果,不少果农开始自找出路,先把苹果放进冷库,冷库收取租赁费。不少果农反映,今年苹果不仅价格低不好卖,而且成本上涨,导致收入大打折扣,大部分果农收入不足去年的一半,获利微薄。

山东省果茶技术指导站站长苏桂林分析,山东今年迎来苹果“大年”,预计全省苹果增产8%至10%,产量将超过900万吨。出口是山东苹果的销路之一,而今年的出口形势并不乐观。出口减少增加了国内市场的饱和度,苹果价格因此受影响而下滑。

市水果商会秘书长阮树兴认为,苹果价格大起大落,反映了当前苹果生产与市场脱节,应采取措施改善价格调控手段,加强果农合作社与产后处理企业链接,建立起果农、果商的果品专业合作社运行机制,保护果农和果商的共同利益。

红彤彤的苹果挂满枝头

10月24日到27日,记者走访发现,我市部分果园仍然是苹果挂满枝头,而往年这个时候,苹果基本采收完毕。

10月27日,记者来到泊于镇驻地一家冷库,冷库大门紧闭,没有了往年车水马龙收购苹果的热闹景象。在桥头镇富盛食品冷库院内,果农林祥东说,没人上门收,只得把苹果送上门。

“今年几乎没有到果园收果的。”市水果商会秘书长阮树兴说,去年是果商到果园抢苹果,今年大部分果商在家里坐等果农上门,而且还精挑细选,有的冷库只出租库容,老板坐收租金。

记者在文登市小观镇南七口村看到,果园里红彤彤的苹果堆积如小土包,树上还有不少果子没有采摘。果农谭国玉指着堆积的苹果说,去年贩子到园子里抢苹果,今年他等到现在也没有人来收,现在霜降已过,如果再没有收的,不管多少钱只能送到冷库,要不苹果在地里就受冻了。

记者在乳山市下初镇段家村看到,果园里也有不少苹果没有采摘。在309国道旁的一处收购点,几十辆满载着苹果的手扶拖拉机排着队等待卖苹果。果农姜洪福说,今年收购商少,卖果都要排队,到现在还有一半苹果没有采摘。

文登市大水泊镇南洼村果农告诉记者,去年这个时候苹果早被贩子抢走了,今年由于没有收购的,苹果一直不敢摘。但老挂在树上也不是办法,他打算再等几天看看,如果还没有销路,只能将苹果摘下来运往冷风库存储。

“往年有几个江苏同行一起来收,今年他们都不来了,赔钱赔怕了。”江苏客商朱亚清说,前几年苹果价钱好的时候,他到果园求果农卖给他,现在果农求着他收,供求关系整个颠倒了。

“今年的老客户比往年少了许多,往年都在果园收,今年果园没有去的,到村里收购的也很少。”文登市葛家镇议城村苹果大户李宗民说,和他熟悉的几个老客户,都是哈尔滨那边的,他们以前都来他这里收苹果,今年就没来,为什么没来,他也不清楚。

苹果价格“跌跌不休”

10月27日,文登市文登营镇埠岚村果农林传嫌当地80毫米红富士价格每斤仅1.8元,便开着拖拉机拉着苹果来到桥头镇,租赁冷库放起来,以期价格回升。

自红富士开收以来,价格持续下跌,最近几天,几乎一天一个价,并且每天都在下跌。

9月28日,文登市葛家镇议城村果农李宗民把红富士卖了出去,当日混级80毫米的苹果每斤2.7元。

“今天色泽和甜度都不错的80毫米苹果每斤2.2元。”10月24日,泊于镇温泉寨村果农梁丙涛告诉记者,当日80毫米最好的苹果才卖2.2元,一般的卖2元。比国庆节前2.7元的价格下降了0.5元,比去年同期的3.2元跌了1.2元。

10月26日,江苏常州果商朱亚清在乳山市下初镇段家村收购苹果,他给的价格是80毫米果子每斤2元,有瑕疵的80毫米果子只给9毛钱。乳山市冯家镇消水河村果农姜洪福拿着被挑出来的苹果说,一筐苹果能挑出一两成不好的,还要拉回去,去年价格高质量也松,今年价格低不说,稍有点瑕疵的就被挑出来。

朱亚清说,收购价国庆节前是2.7元,也有3元多点的时候,但是从前几天开始价格下跌,从2.6元跌到2.3元,10月26日又跌到2元。“过几天可能还要跌,现在收购了,谁知道卖的时候赔不赔钱?住在这里,每天费用2000多元,2元钱收购的苹果,包装、运输、入库,等出库的时候,成本要增加到2.5元,如果将来卖不出去,就要赔钱了。”朱亚清说。

果农租冷库储存苹果

10月27日,在桥头镇一家冷库,文登市文登营镇埠岚村果农林传将1万斤苹果送到冷库,领取了一张入库单。“今年苹果价格不好,我给冷库交储存费存起来,等来年看看,是挣是赔看运气了。”林传说,他们村好多人把苹果送冷库放起来,什么时候有客户来购买苹果,冷库会通知果农,由果农和客户商定价格,冷库收取租赁费。

“我们大部分果农考虑把苹果存到冷库里,到元旦或春节时拿出来卖个好价钱。”桥头镇碑鲁村果农刘明说,今年苹果价格低,村里不少果农将苹果存进了冷库,希望能等来个好行情。

“天气太冷了,苹果不能老堆在果园里,等几天再没有果商来收,只能放进冷库里。”文登市小观镇南七口村果农谭国玉说,如果时间长了,苹果冻了,品质会大打折扣,更卖不上价。

10月24日,泊于镇蒲湾村果农刘昌丽开着手扶拖拉机,载着一大铁箱挑选好的苹果来到镇驻地冷库,然而,冷库关着门,刘昌丽吃了“闭门羹”。一会儿,泊于镇松郭家村果农郭洪滋也开着手扶拖拉机跟老伴来到冷库,看到冷库没开门,他便和刘昌丽打听起租库的事情。

“往年这时候,这里车水马龙,大门哪有关的时候,今年没什么动静,看门人估计去吃饭了。”刘昌丽指着紧闭的大铁门对郭洪滋说,今年苹果收购价格太低了,听说每斤交2角钱就能放在冷库里储存,不如先放在冷库放着,看看行情再说。

刘昌丽告诉记者,村里也有去收购的,但是给的价格太低了,他决定把苹果挑选一些放进冷库,每斤花2毛钱的储存费,放到春节或者来年卖,希望能卖个好价钱。他说,存果像押宝一样,是赚是赔到时看运气了。

红苹果换来白条子

10月27日,经区泊于镇蒲湾村果农刘玉电开着手扶拖拉机将红彤彤的苹果送到村南头收购点,交完苹果,他拿到的不是钞票,而是一张白条。

“每次送苹果,都拿回一张条子,果款等以后给。”刘玉电说,即使以后拿到钱,刨去农资,1亩半苹果只能挣个五六千元,还不算自己的功夫钱。

说起白条,果商刘昌军一脸无奈:“去年赔了不少钱,今年收购资金搞不到,只能打白条。”刘昌军说,他在村里口碑很好,答应果农春节前付一半果款,一些果农虽然拿不到现款也往这里送。据了解,刘昌军每年收购40多万斤苹果,动用资金上百万,但是去年赔钱后,今年他没有那么多资金了,到目前为止他只收购了10多万斤。“我不想贷款,如果贷款收购的话,每斤苹果利息就要2毛钱,本来就担心赔钱,所以更不敢贷款了。”刘昌军说。

经区泊于镇温泉寨村果农梁丙涛也没拿到现款。他拿起一个有点疤痕的红苹果告诉记者,像这样的苹果才卖0.66元,今年最好的苹果才卖2元,混级80毫米苹果卖1.4元,比去年差大了!

即使每斤0.66元,梁炳涛也拿不到现金,收购商给了他一张单据,说是过一段时间结算。梁丙涛说,他今年的苹果不管是好果还是次果,都没拿到现金,仅仅拿到了几张条子。

10月27日上午,文登市文登营镇庞家河村果农林祥东开着拖拉机,拉了一大铁箱挑选好的苹果来到一家冷库。过完磅,林祥东领到一张条子,上面写着苹果的规格、数量和价格。据了解,一些果农比较信赖当地规模较大的冷库,因为合作多年,他们认为这些冷库不会不兑现。“外地人来收,不给现金不敢卖,怕以后兑现不了,但是今年外地客户基本没有,估计是赔惨了。”林祥东说。

在这家冷库,文登果农林传将1万斤苹果送到冷库,领取一张入库单。“今年苹果价格不好,我给冷库交储存费先存起来,等来年看看,是挣是赔看运气了。”林传说,他们村里好多人租库放果,将来客户买苹果,冷库跟他们一起商量卖不卖。

“我现在收苹果先不定价,先打条子。”泊于镇一家冷库老板鞠远启说,由于苹果价格不稳定,加上资金缺乏,目前只能给果农打条子。但即使打条子,果农也愿意送给他,因为霜降已过,天气越来越冷,苹果不能放在树上,但摘了又不能露天堆放,只能送冷库放起来。

“现在价格不稳定,如果现在就给苹果定价,冷库将来可能会遭受损失,所以一般冷库今年先打条子,等价格稳定下来后再给果农算账。”

?

乳山市下初镇果农排队等候收购时,竟然睡着了。

记者走访中,各地果农纷纷反映,今年苹果生产成本上涨,价格下跌,收入大打折扣,大部分果农收入不足去年的一半。

据了解,去年混级80毫米苹果价格每斤3.2元以上,今年在2元左右,除去施肥、浇灌、套袋、采摘等费用,果农获利微薄。

乳山市冯家镇消水村果农姜洪福说,他3亩果园只能收入1万元,而去年收入是2万多元。

“农药、化肥、人工,这些费用都在涨,价格怎么就落下来了呢?去年复合肥一包170多元,今年涨到200多元,今年农资就花了9000多元,而去年不到7000元。”姜洪福说,今年3亩果园能产1.2万斤苹果,80毫米的好果占三成,能卖8000元,剩下的小果价格1.4元,能卖1.1万元,3亩果园毛收入1.9万元,刨去农资费用,剩下不到1万元。

“这还不包括人工,如果算上工夫钱,这一年算是白忙活了。”姜洪福说,从春天到秋天,打药、套袋、摘袋需要100多个工日,人工费由去年每天80元涨到今年100元,两口子一年到头起早贪黑侍弄果园,这1万元用来雇工就1分钱不挣了。

“今年弄果园不如打工挣钱。”泊于镇松郭家村果农郭洪滋说,去年2亩6分果园投入6000元,今年是8000多元,收入反而下降了。他算了一下,2亩6分果园能产1万多斤苹果,按照当前的价格只能卖1.8万元,刨去8000元投入,满打满算能赚1万元,而去年收入3万多元,今年不足去年的三分之一。

“照现在这个价格,我的苹果比去年少收入一半。”文登市小观镇南七口村果农谭国玉说,今年两口子在家侍弄果园,刨去成本最多收入2万元,还不如他一个人出去打工,一年还能往家拿个两三万元。文/记者 孔军强 图/记者 赵刚

记者观察:

果农果商应携手闯市场

近几年,苹果市场多次“感冒”:2007年秋,苹果收购价较高,到了2008年销售期间,价格却一路下跌,很多果商连本都没收回来。2008年秋,苹果收购价格下跌,2009年果商赚钱了。2010年秋苹果价格大涨,但果商赔钱了,2011年秋苹果价格再次走高,果商又赔了,连续两年赔钱,果商很受伤。

“今年秋天收购商如果再赔钱,那么苹果流通行业就会伤筋动骨,哪个果商也扛不起连赔三年。”中国果品流通协会常务理事、文登市汇润果品总经理宫照月说。

市水果商会秘书长阮树兴说,果商连续两年赔钱,导致部分果商退市,苹果销路不畅,价格急剧下跌,如果明年苹果价格再低,果农的积极性就会大伤。阮树兴认为,苹果价格大起大落,最终损害的是农民和消费者的利益,应采取措施加强果农合作社与产后处理企业衔接,果农果商携手闯市场,建立现代化生产流通体制,保护果农和果商的共同利益。

“目前应该搞专业合作社,把零散的小农生产纳入到合作社组织中,统一供应农资,统一进行技术指导,这样不仅能够减少苹果的生产成本,而且能够提高苹果的标准化和商品化程度。”宫照月说,他牵头成立的果品专业合作社,注册果园面积6000多亩,利用当地充足的貂粪、鸡粪和农作物秸秆等资源优势,建设了生物有机肥厂,为果农提供农资。同时聘请专家学者、组织技术人员到田间地头传授果品生产技术,做好技术指导,提供技术服务。

“果农成本降低1角钱,收购价果农会让利5分钱;反之,哪年市场苹果价格太低,合作社收购价格可以提高1角钱,因为合作社可以依托农业龙头企业贴息贷款降低流通成本。”宫照月说,那样就会达到双赢的目的。

威海富盛食品也依靠专业合作社,把生产与流通紧密结合起来。总经理戚文说,现代果品流通既需要专业分工,又需要灵通的信息。基地农户负责生产,合作社负责联系农户确定产量和质量,公司对接超市摸清市场需求,时刻把市场终端与基地生产和收购储藏连接在一起,避免了盲目生产。由于信息灵,动作快,去年秋天,苹果还在树上的时候,合作社就能拿到订单,保障了销售渠道畅通。

除了要搞现代化流通,还要进行现代化生产,提高质量和降低生产成本。“苹果已经走出了依靠产量影响价格的时期,质量是价格的重要因素。”戚文说。

水泥立柱、钢丝篱、滴灌管道,这不是种植葡萄,而是现代苹果栽培模式。这是果商岳建东在经区建立的华峰三优富士标准化生产基地。国家苹果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高级农艺师杨杰说,这种栽培模式实现了全园管网打药、灌溉,节省了劳动力,降低了生产成本,提高了苹果的商品性,培育苹果品牌,可以提高苹果在市场上的竞争力。

767彩票平台

彩29彩票最新版

萌宠大作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