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味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味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图文北京邮电大学教授舒华英

发布时间:2020-02-11 05:49:32 阅读: 来源:调味酱厂家

[img][/img] 图为北京邮电大学教授舒华英

新浪科技讯 4月21日下午1:30,由新浪科技、通信世界杂志及SP论坛联合主办的“移动信息网商业模式讨论会”在理想国际大厦19层举行。图为图为北京邮电大学教授舒华英在现场发言。以下为其现场发言实录:

舒华英:这个问题就题目说,因为脱开这个题需要讨论的问题特别多,上午我在讨论双向、单向的问题,包括政府、人大教授、北大的教授。就这个问题我顺便做一个开场白,这个问题已经不是由企业决定的,比如现在大家争论最厉害的移动资费的问题,我也是身受其害的,比如北京的移动资费和大城市的移动资费,是价格很高的。除了联通个别套餐提供单向收费,其他根本没有。联通去年盈利40多亿,上海联通20多亿,北京联通16多亿,加起来这两个地方的联通基本上占了中国联通盈利的80%以上。现在这个问题已经到了什么程度呢?我了解到的包括信息产业部都需要参加,但是最终还涉及到香港上市,还有其他很多问题。我说这个问题是一个什么问题?有很多问题从一个侧面来看可能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因为这个方案从94、97年的时候这个方案已经被批准了,但是一直没有执行,其中有很多问题都是一个单一的问题。这是我今天顺便说的一个问题。我说对于一些问题的看法,它是有很多具体问题需要控制的。理论上的讨论和具体操作不一样。下面回到移动信息网的商业模式问题。

移动信息网,我刚才已经讲了,作为现在人们社会所需求的,如果假定我们把信息需求也能够拉入到马斯洛最基本的需求的里面,我们对沟通有一个需求,这个需求就是我们传统的电信业。刚才曾老师说了,09年、10年有语音存在等等。原因在于现在的传输它的边际成本已经接近于技术进步。我们前些年的光缆的长途费用很高,所以区分长途、本地和国际。现在技术的推动,一根光缆下去、一个机器有28机,只要把两个终端机一换的话,它的容量就可以增加10倍、20倍甚至上百倍以上。这是建立在未来打电话可以不要钱。我再告诉大家一个消息,大家都搞网络,现在包括中国电信和网通,他们百分之八十多接近百分之九十的带宽是用在我们的互联网和数字通信上,但是从这个上面的收入,对电信业的收入仅仅是占15%,这是一个悖论,也就是带宽不值钱。我刚才提到了几个公益性的问题,我们也在政策研究,其中一个问题,如果说满足最基本的需求,比如说一条路,这一条路大家都去走,如果说要维修、要维护,谁来维护,这个路谁来交钱,还是每个车需要交养路费,这个是必须要交的钱。作为一个公共通道的问题,谁来维护是一个基本的问题。这是一个层面的问题。

另一个层面,包括移动也好等等也好,开展互联网WAP的业务,应该进入到根据你自己的信息需求,这个信息这个内容对我有用,对我有价值我愿意付费。我不愿意付费我不掏钱,这就是它的商业模式,必须要根据这个。还有刚才两位提到的几个最基本的概念,是自己的知识产权还是别人的,把别人的东西拿过来送给你,无异于我把曾教授的领带拽下来送给你。第二次把你的外衣、第三次把你的衬衣和裤子脱下来,送给别人。就像网络上出现的很多的乐子,我们信息部很多人写东西,放上去,我取得大家对我的认可。马斯洛需求中的别人对自己的尊重,总是有一种驱动。按照这种观点,保证最基本的通信需求是宪法赋予每一位公民的,包括我们的写信。打电话现在的社会进步也是必须要保证的,到了另外一个层面,更高层面的需求的时候,那就是说同样吃一碗炒饭,我在马路边上也就5块钱,但是要到王府去,大概有120块钱,但是你买的不光是这碗饭,还有环境。WAP这个东西,我们注意标志是移动信息网,信息网和通讯网有根本的区别。信息网当中这些东西,是不是在当前阶段,我讲这个非常有分寸,是不是每个人都需要。我现在没有钱,我满足的是填饱肚子,他们的吕总有一定的身份和地位,马路边上不行,我要到王府去,愿意掏这个钱。对于卖炒饭的,卖2块钱可以,卖200块钱也可以。可是我吃鲍鱼、吃鱼翅,最后送了一碗米饭,但是米饭不要钱,因为它已经从鲍鱼和鱼翅中赚够了。这就是我的观点。

广州筹划税务机构

工作签证条件

注册公司平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