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味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味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请你一直做独孤求败[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42:55 阅读: 来源:调味酱厂家

就像一杯开水慢慢冷却下来,当锐气消失,安稳了、妥协了、平庸了,你才会发现,其实心底里,每个人都希望做个永远的独孤求败。

两位前辈,两种风格

刚进这家外界传闻是“红粉兵团”的广告公司,就听说了她们。叶臻是资深设计,据说一个晚上能刷刷刷做两套报版;许微是资深文案,凡她做的CASE总能打压客户。

叶臻长得温婉连说话都小声,很多同事私下说,看叶臻含蓄保守的衣着打扮,说她是广告设计师没人相信;而许微的外形非常符合广告人的形象,夸张搞怪的衣服,五颜六色的头发,笑起来地板都在抖动。

许微的人缘不好。据说是因为她对工作要求太高,凡跟她合作的人都感觉到一种来自于她的、非常强势的压迫。文案总是力求完美,创意想完一个又一个,让人脑袋没有停顿的时间。刚进公司我就偶然在茶水间里,听到关于许微的八卦:设计部的一个同事说,许微有什么了不起啊?那么张狂、天下第一,她以为她是谁?独孤求败?

一个人在公司的人缘好不好,从午饭桌上就可以看出来。叶臻身边总围坐不少男女同事,而许微常常叫了外卖,一个人坐在位子上默默地吃。

心狠手辣的许微

我非常庆幸没有分在许微那组。有天早上上班,就看见许微那组的文案小杨在收拾东西要走人。一问,才知道文案出现失误,客户跟许微投诉,许微当着很多同事训斥她,后来还进了创作总监的办公室。再后来总监把小杨叫进去,让她辞职。

都是女生,混口饭吃不容易,再说谁没有被客户投诉过?许微不过是个小头目,有必要这么心狠手辣?

那几天我们都小声议论着,办公室里风云暗涌。

我被调到了许微那一组

听到这个“噩耗”,我惊呆了。“可不可以不去啊?”叶臻说:“恐怕不行。是许微亲自跟总监要你调过去的。”

我来公司没多久,什么“业绩”都没有,许微看上我什么呢?

那天开完小组会,我终于忍不住问她为什么独独要我过来。她答得也很直接:“记不记得你刚到公司没几天和我们在一起加班?”

我当然记得,刚到公司时“观摩”他们做的提案,前提、内容、创意什么都不清楚,就呆在一边傻看,根本没办法学到东西——

“看”到十二点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跑去跟总监说:“我现在没什么事,想先走。”

许微说起那天的事竟然笑了,她说:“你不晓得,我从来没看见一个新人像你这样胆子大,试用期没过居然跑去跟总监说你不想加班。”

她接着说:“那天你走了,总监呆了好一会儿才问我们,这丫头是不是傻了?”

她比客户更难对付

自从到许微手下后,我的日子难过了。写的东西她总能挑出毛病,不断要求再改。我虽然有些不乐意,但不能不承认她挑的毛病都是一针见血的。

有一回她让我改了N次,改得心里有些冒火,我低声说:“我觉得这个东西在客户那里是能过的!不用再改了!”

她也冒火:“好!如果你对自己的要求仅限于在客户那里能过,不需多说什么!”

她骂我的话比客户还难听:“没逻辑!”“太花哨!”“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标题?”“如果你是消费者,你会不会想看到这样废话连篇的广告?”

而我也在她意料之内的哼哼着、嘀咕着,有一次她说:“我喜欢你当着我的面嘀咕!”我说:“你就没有背着人嘀咕过?”

聪明如她,当然知道我指的是小杨的事。有次开会,她公开说:“我知道你们都以为是我赶走小杨的,如果你们真的认为在一个精明的老板面前打小报告,就能够赶走一个能为公司挣钱的人,那没必要说什么。”

好,明天我也交给你一百条

许微总能安排许多事情让我做,然后就看到她笑嘻嘻地在座位上玩连连看。她的口头禅是:“这个东西XX时间必须交给我!”我的老天,有一回她甚至把XX时间精简为30分钟!

和我一起吃饭的同事纷纷安慰和怂恿我:“她这么对你,你去申请调组啊!”

我说不!不认输的劲头又上来了,我说:“这年头谁比谁差呀,我就不信玩不过!”

就这样和她铆着劲儿,有一次我终于爆发了。

那是给一个CASE写广告语,一般写个十来条备选也就够了,许微居然跟我说:“明天交五十条!”

我当场就发晕,连续加班一个星期,还要连夜赶五十条?她说:“对,五十条。”

我说:“为什么要写这么多,请给我个理由。”她答:“你写了就知道理由。”

她还哼一声:“当年我还写过一百条呢,五十条有什么稀奇?”

我第一次冲着她大叫:“我知道你了不起,但请你不要把标准强加于人好不好?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强势的人让周围的人工作得很压抑?”

最后我丢给她一句话:“好,明天我也交给你一百条!”

那天晚上我写得非常痛苦,翻书、上网查资料,绞尽脑汁想啊想……写到六十多条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把每一个可能的思路和方向都想到了。

第二天我把自己觉得比较好的划上红杠交给她,没等她说话我就开口:“这只是初稿,我觉得再想想,应该还可以更好。”

她没多说,只说了一声:“好。”

好就好!

我也当了一次独孤求败

我被调到别的组做一个CASE。那天讨论得非常辛苦,凌晨一点,才想出一个大家比较认同的创意。

平心而论那个创意在客户那里是肯定能过的。可我觉得创意太平,不出彩。于是我说:“我们能不能再想想?”

一个同事打着呵欠说:“哎呀,就做这个好了,还想什么呀?”

我坚持着:“我觉得我们应该还可以做得更好。”

我主动提想法,又给同事们叫了小吃,凌晨三点的时候,创意终于来敲我们的门了。

做好之后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七点,同事眯着眼睛跟我说:“跟你合作真累呀!怎么你现在也像许微一样,要求总是那么高呢?”

她真拿自己当独孤求败了

从那天起我似乎有点理解许微了。就像同事们说的,她对于广告有种狂热,加班对她来说没什么,广告跟着她逛街、买衣服、吃饭,就是染头发也会留心人家店内海报做得好不好。

许微对跟她合作的人要求很高,对自己的要求更高。她总是在寻找更好更高的目标,她永远不满足现有成绩,在对自己才能狂傲的同时,也是“知道得越多,就越明白知道得不多”。

这个夏天,我做的一个房地产CASE得到业内肯定,她第一个跑来恭喜我,恭喜之后的第二句话是:“太好了,终于找到对手了。”

嗬,这是什么话,她真拿自己当独孤求败了。

请你一直做独孤求败

我离开许微的小组后就一直和叶臻合作,8月25日她辞职,去加拿大。那天叶臻破天荒叫了一直跟她不和的许微,我们三个人,一起在小酒馆里喝酒。叶臻说,去加拿大后她可能再也不能做广告设计了。从一毕业就进广告公司,虽然平时总是嚷累,这么多年还真是舍不得啊。

叶臻看着我说:“沈烨你知道吗?其实刚毕业的时候,我和你、许微一样,觉得自己才气过人,样样都要做到最好。可是慢慢地就妥协了,因为工作太累,怕同事不配合,自己想轻松一点,不愿意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过程真的很缓慢,就像一杯开水慢慢冷却下来。可是当锐气消失,安稳了、妥协了、平庸了,你才会发现,其实心底里,每个人都希望做个永远的独孤求败。”

叶臻还问许微:“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合作的化妆品广告吗?那时我和你一样心高气傲,总想做到更好,客户过了的方案我们自己还要改,那是三年前吧。有句话我一直没对你说,看着你把三年前的锐气一直坚持到今天,我其实,真的很嫉妒。”

那个广告为叶臻和许微赢得职业生涯中第一桶金,然后叶臻做她四平八稳的设计,许微继续张牙舞爪地做创意文案。叶臻的工资和许微一样高,可许微的名字已经传遍业界了。许微在一年前拿到自己的第一个大奖时就跟自己说:“你,许微,还可以做得更好!”

“所以,请你一直做独孤求败,好吗?”

这是叶臻走时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独孤求败。其实不单单在职场上。都说平淡才是真,可是没有一点点理想的东西来支撑,生活又有什么意义?许微说,对自己有要求,生命才会惊喜不断。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